傅芬芳董事长做客第一财经《中国经营者》——后疫情时代,圣农破局新生-pg电子官方

news

dynamic

动态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 

导读:傅芬芳十大金句 1、白羽肉鸡种源长期以来都在国外一些公司手上,我们觉得中国人不能被卡脖子,这是我们研究此种源的根本原因。

傅芬芳十大金句

1、白羽肉鸡种源长期以来都在国外一些公司手上,我们觉得中国人不能被卡脖子,这是我们研究此种源的根本原因。

2、企业管理未来一定要信息化,有一个全产业链的信息化管理平台对企业是至关重要的。

3、我们之前对消费者的研究不够,疫情期间我有很多思考,我们将来要做的东西是消费者需要什么。

4、疫情期间最大的销售变化,是2c的业务爆发性地增长。做2c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找全新的团队来做,把整个基因换了,这个业务就快了。

5、农业行业存在两个痛点,一个是钱,一个是人才。

6、农业行业需要一大批有志者来变革这个行业、发展这个行业。

7、做农业一定要具备长线思维,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地解决,最后才能够把这个行业做下来。

8、圣农除了鸡这个行业,其他什么都不做,不管资本进来告诉我们说你要做这个做那个,我们说no。

9、国家在对一个企业作评价时,除了它创造了多少销售额、利润之外,还应该有它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问题。

10、我认为一个劳动密集型企业,它可能销售额不大,但是它解决了几千人的就业,这就是一个英雄的企业。

采访实录

1、圣农已经完全解决白羽肉鸡的种源问题

刘晔:2018年,傅总来到我们节目第一次聊到圣农,当时特别谈到了种源的问题。因为白羽肉鸡的种源,是经过不断地杂交培育优选出来的,而且都是从国外进口的。这次疫情突如其来,是不是会对您的种源带来一些影响?

傅芬芳:疫情期间,种源这个问题对于整个中国的白羽鸡行业都带来了很严重的影响。首先是因为交通阻断,种源进不来。其次是因为很多国家也感染了疫情,所以它的整个生产节奏也被打乱。但是我们圣农这一次应该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。在2015年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做种源的研究。2019年4月份我们已经完全用上自己的种源。白羽肉鸡这个种源对整个肉鸡行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长期以来都是在国外的一些公司的手上。我们觉得中国人不能被卡脖子,这个是我父亲(圣农集团创始人傅光明)当时一直觉得我们应该要做种源研究的原因。从2015年开始投了七个亿的钱来研究种源,所以到了2020年,疫情来了之后,我们发现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,我们不但能为自己解决种源问题,我们能为全中国这个行业解决种源的问题。

2、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下的复工复产

刘晔:虽然对于圣农来说,种源这个问题没有受到影响,但是在企业运营的过程当中,还是会多多少少受到疫情的影响。

傅芬芳:对。第一个是道路中断,我们是养鸡的,我们的所有鸡厂都分布在小山村里面。成品鸡要运出来,饲料要运进去,所有的都要靠山村的道路。政府的工作人员跟我们的同事一块儿,去跟农民做工作,在当时堵路非常严重的情况下,能够专门把我们的车放进去。这是政府的第一个支持。

第二,我们当时找不到员工,我们屠宰场必须依靠很多的员工才能正常有序工作,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第一时间去给我们的老员工做工作,老员工不愿意出来上班,他们的家人担心疫情的影响,他们的邻居也觉得你要出去上班,万一被传染了他们会受到压力。我们的政府人员帮我们一起,在做老员工的工作的同时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去招新的员工。

第三,我们有很多云南、贵州、辽宁等地方的员工,政府出了路费把我们的员工从1000多公里以外的云南、贵州等地,用大巴接过来。因为在大巴上,当地政府为他们做了核酸检测,大巴一路不接触其他的人员的话相对比较安全,所以在人员的招工上政府也是给了很多支持。

第四,那么另外就是我们的产品要运出去,我们的道路基本上都是阻断的,那所以当地政府当时给我们开了300多张通行证,保证我们整个产品的运输通畅。所以,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觉得我们公司能够顺利地复工复产,真的是跟当地政府的支持与帮助分不开的。我是一个80后,我对政府的体会没有我父亲那一代人那么深刻,但是这一次我真真正正体会到,我们政府是真心帮助企业的。

3、圣农转型最大的挑战是对于消费者研究不够

刘晔:其实说到农业行业的管理精细化,我们关注到圣农刚刚公布的一季报当中特别提到过,而且我觉得这个一季报的成绩应该说是非常亮眼的。在整体的营收上可能有一个三个点左右的小幅下滑,但是在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上,是有一个7%以上的一个非常显著的一个增长,而且是在整个疫情期间,所以这背后有没有什么样好的秘诀?来跟我们分享一下怎么做到的?

傅芬芳:其实疫情期间最大的销售变化,就是我们2c的业务爆发性地增长。

刘晔:爆发性地增长?

傅芬芳:对,涨了三倍。

刘晔:那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增长。

傅芬芳:我们也是集全公司的努力,应对这个突如其来的2c的消费者端的订单,能够把这些订单都接下来,送货送出去,这个也是我们疫情期间业务增长的很关键的一点。

刘晔:所以其实这一点也是我们今天特别想探讨的,我们说从2b到2c,有两个挑战,一个是渠道,一个是品牌。所以我也想请教一下傅总,对于圣农来说,接下来c端的发展是圣农一个比较重要的战略。那接下来渠道上、品牌上怎么做?

傅芬芳:我觉得我们之前对于消费者的研究不太够,我们只是告诉消费者,圣农它会做什么,然后就卖给你,其实我们不知道,也没有认认真真去研究消费者需要什么,所以在这个疫情期间我有很多的思考,我觉得我们将来要做的东西是消费者需要什么。   

我们最近做了研究,我们觉得家庭的方便菜肴是我们将来发力的一个重点,因为大家现在都有在家里做饭的需求。但是对于洗菜、切菜的这个过程又非常的厌恶。我们把所有的调料都已经做成了一包,然后把煮菜做成了一包,然后两个回去在锅里一炒就可以出菜。

刘晔:这个是我们从产品研发端来说的,那么从渠道端圣农会怎么来铺这些渠道?

傅芬芳:其实我们在c端渠道挺强的,但是每个都没做好。上个月我回顾了一下我们整个2c的渠道,我发现全国各大商超、各大电商、各大团购,我们全都有在卖货。

然后每个都卖的都不是很多,所以我认为我们要抓住我们现在已经铺下去的这些大的渠道,然后在渠道里,第一个就是不断地增加我们的产品,第二是不断增加我们的品类,能够把这些渠道更好地利用起来,深耕下去。

刘晔:那你有没有分析过,就像您刚才说到的,其实基本上很多的渠道都有圣农的存在,而且圣农的产量也是不愁的,那为什么没有卖好?

傅芬芳:这就是我刚刚说的,我们在2c的渠道里面没有认真研究消费者需求,卖得最好的其实是我们生的产品,因为那个不需要研究,它切割下来一整包,消费者拿回去自己做。实际上在熟食产品里面,我们认认真真再去研究的话,我觉得会挖掘出消费者更大的需求潜力。

刘晔:其实我也在好奇,一个以2b端见长的企业,当要开始去在2c端发力的时候,其实对于你企业内部的,包括一些运营的架构,包括一些人员的储备,包括一些战略决策的流程上,反过来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和改变?

傅芬芳:我是这么认为的,一个企业的基因,它就是永远存在的基因,你想改变它的基因是很难的。所以在做2c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找全新的团队来做。2c的业务要由2c的团队来做,不应该用那个2b的团队去做2c的业务,把整个基因换了,这个业务就快了。再加上还有很重要一点,就是老板要亲自领头。

4、圣农将如何面对资本催生出的外来竞争

刘晔:傅总,当资本涌入一个行业的时候,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一定是受到资本诱惑最多的,那么你们怎么去面对资本催生出的外来竞争?

傅芬芳:我觉得这两点可以用一句话回答,就是做好预想的自己。我们公司,就是我父亲留下的传统,除了鸡这个行业什么都不碰,所以我们的传统就是除了鸡这个行业什么都不做,不管资本进来告诉我们说你要做这个做那个,我们说no。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整个行业去服务的,所以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围绕着白羽鸡在做。

刘晔:那你怎么去挑选想要跟圣农结合的资本呢?圣农对资本有什么样的挑选标准?

傅芬芳:我们在几年前接受了美国kkr的投资,它来了之后,给我们带来很多管理的经验,我觉得这一点对我们一个做农业企业来讲是最重要的。因为其实资金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最难的一件事情,对一个上市公司,在中国来讲,资金问题是很好解决的。所以对整个管理的梳理和方向,是我们挑选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。 

刘晔:所以从这一点上其实圣农也是比较幸运的,因为首先其实你没有太多的资金压力,然后同时你的投资人可以给你带来一些国际的视野,包括一些非常好的管理经验。

5、农业呼吁规范化行业政策,企业评价应加入就业率因素

刘晔:中央其实不断地出台了很多扶持的政策,代表农产品行业、代表食品行业,进入到复工复产阶段,从政策呼吁上,会有怎样的一些想法?

傅芬芳:我想呼吁一下,国家在对于一个企业作评价时,除了它创造了多少销售额,它创造了多少的利润之外,还应该有它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问题。我认为我们这个劳动密集型企业,它可能销售额不大,但是它解决了几千人的就业,这就是一个英雄的企业。所以我认为在企业的评价上一定要加上解决就业问题的贡献度。

另外,我也想为我们的行业呼吁一下,因为我们这个白羽肉鸡,它其实是一个节粮型的鸡的品种。1.6公斤的粮食可以出一公斤的鸡,那么如果是猪肉的话,三公斤的粮食才出一公斤的猪肉,所以其实应该推动白羽肉鸡的消费,以及在我国整个战略的储备上,我希望国家能够考虑白羽肉鸡的战略储备。

网站地图